網紅-網絡紅人自媒體資源推廣平臺
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 網紅八卦 > 過氣網紅是怎樣接受自己從日收入過萬到溫飽都成問題的!

過氣網紅是怎樣接受自己從日收入過萬到溫飽都成問題的!

作者:9000網紅時間:2019-02-21 14:22:36熱度:5170
她很滿意目前這種洗盡鉛華的狀態,比起對著手機攝像頭“空唱”,如今隨時感受聽眾反饋的滋味踏實了很多。

  “分別總是在九月,回憶是思念的愁......”

  凌晨一點半,當酒吧大廳傳來這曲女聲版的《成都》時,駐唱歌手何璟一天的工作也即將結束了。

  她很滿意目前這種洗盡鉛華的狀態,比起對著手機攝像頭“空唱”,如今隨時感受聽眾反饋的滋味踏實了很多。

  何璟告訴懂懂筆記,半年多前她離開了四川老家,在不少城市的酒吧里都做過駐唱。深圳,是她游走的第六個城市。在這里,她收獲了不少愛聽她歌聲的聽眾,更得到了酒吧老板的肯定與賞識。

  然而,大家都不知道她曾經還有另一個身份,那就是某直播平臺的知名網紅。

  “最初在直播上翻唱過很多流行歌曲,也有過不少的粉絲。但后來總唱不出新意思,就漸漸地被冷了唄。”在何璟看來,直播圈也是一個微縮版本的娛樂圈。

  無論顏值超高,還是才藝過人,當紅與過氣或許只在一夜之間。對于大部分憑借展示才藝的網紅而言,過氣意味著失去打賞,收入減少。有的人甚至面臨著生計上的壓力,不得不離開鏡頭另覓出路。

  至于能夠背著吉他在酒吧駐場的何璟,或許已經是眾多過氣網紅當中,比較幸運的一位了。

  “駐唱不光是為了賺錢,而是想紅。”

  何璟告訴懂懂筆記,她每天在酒吧駐唱八個小時,每周工作七天。每個月能夠得到將近兩萬元的收入。然而這個數額,卻只是她秀場直播鼎盛時期月收入的五分之一。

  回想起兩年前那段時光,她坦言那時候來錢真的輕松。每天只需要在手機鏡頭前唱足六個小時,就能拿到兩三千元的打賞分成。有時還有廣告主主動找上她,尋求推廣合作。



  “但這一行的競爭越來越大,會唱歌的、唱得好聽長得還漂亮的,太多了。”由于歌唱風格雷同,聊天缺乏粘性,觀看何璟直播的粉絲也越來越少。最后,她甚至成了所在公會里扶不起的阿斗,被管理層逐漸放棄。

  后來,她曾嘗試做一名獨立主播,甚至轉戰多個短視頻平臺,但卻屢屢受挫,有時候每月的收入僅在一、兩千元水平,甚至一日三餐都成了問題,令自認有把好嗓子的何璟萬念俱灰。

  “我要養活自己,還要尋找新的機會,所以想到酒吧駐場,很多歌星紅起來之前都經過這樣的消沉。”她告訴懂懂筆記,自己看到過不少報道,很多知名歌手都是在酒吧里被星探、經紀挖掘后出道的。因此,她毅然背上吉他,在幾個城市間游走,在酒吧里駐唱同時希望碰到好運氣。

  從成都、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廣州再到深圳,何璟活生生的將酒吧駐唱變成了自己一個人的“巡回演出”。然而,酒吧里的二、三十名聽眾,與直播時數萬觀看量相比,仍讓她心里產生了不小得落差。

  但是,畢竟如今的駐唱工作能解決溫飽,而且重新過上了穩定的生活,她也沒有想好是否還要重新回到網絡秀場中去搏一把。

  “被拒絕的次數多了,心里也就沒有落差了。”同為過氣網紅的“萌弟”,曾是一名自帶脫口秀才藝的帥氣男生,更是在游戲直播平臺上一度擁有百萬粉絲關注。但近半年來因為平臺的政策變化,他不得不大幅收斂直播時的脫口秀尺度。

  隨著直播時缺乏新的內涵和創意,“萌弟”漸漸遭到粉絲的冷落,導致收入銳減。懷著想再次紅起來的心態,萌弟在近半年多的時間里,不停地報名參與到各類網綜、網大的海選中。

  “從開始總被刷下來,到后來偶爾會有節目會找我當綠葉作個陪襯,但總是看不到希望。”他告訴懂懂筆記,自己報名參加的各類節目海選的數量,已經超過百場,但由于個人的形象、才藝缺乏包裝,一直沒有得到節目制作團隊的認可。

  “還是秀場直播機會更大。”他有時候回想,還是直播、短視頻等草根泛娛樂平臺,對于網紅創作內容的包容性更強。在脫離了這些泛娛樂平臺之后,想“紅起來”真的并不容易。

  無論是何璟還是萌弟,他們都曾經有過一段小有名氣的過往,也都有一顆不甘平庸的心。但是類似他們這樣的過氣小網紅并不在少數,離開網絡的秀場,這群年輕人也希望通過新的途徑、新的渠道,能夠重拾失去的名氣,盡管這個過程十分煎熬。

  但對于更多曾經的“非知名網紅”而言,生存或許才是當下的第一要務。

閱讀推薦

北京pk10什么软件好用